尊龙app怎么样

尊龙app怎么样 咨询热线:

尊龙app怎么样Decoration Design
尊龙app怎么样 >>当前位置:主页 > 尊龙app怎么样 >

一剑无血红稀饭

文章来源:    时间:2020-11-22

更多
 

  1993年左右的东西方影坛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导演们不约而同将注意力集中在同性恋题材上.六十六届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费城故事》,入围六十七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李安——《喜宴》,陈凯歌——《霸王别姬》,以及那部怎么也不得人心的《蝴蝶君》,全部以男同性恋为注脚.而其中又以《霸王别姬》和《蝴蝶君》最引人注目,他们之间的命运其实早在拍摄以前已经注定:同为中国题材,同以京剧作背景,时代都涉及文革,同由两位华人中最美丽的男子——张国荣,尊龙反串,以及他们的角色之争.片中的结局又如此相似:怀有爱情的人光荣地死去,被爱的人继续卑微地过活.只不过电影外的结局却迥然不同:《霸王别姬》无数奖项压身,风光无限;《蝴蝶君》倍受争议,毁誉参半,随即湮没.

  《蝴》的剧情很简单:1964年,法国驻中国副领事兼间谍高仁尼,在对东方文化一知半解的情况下爱上了男扮女装的京剧伶人宋梨玲,她与众不同的气质使高深深地迷恋.谁知宋也是个间谍,为了得到情报主动去接近高,并谎称他们有一个儿子.爱让高蒙蔽了眼睛,他对宋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后来文革爆发,高被解职回到法国,宋竟追到巴黎继续与高同居,并骗高:说中国政府绑架了他的儿子,让高借传递之名继续进行间谍活动.不久,高被捕,在法庭指控他的竟是恢复男装的爱人宋,他梦幻中的蝴蝶夫人.清醒过来的高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在狱中,在《蝴蝶夫人》咏叹调中自杀,西方人对东方的幻像彻底破灭。高的自杀固然是因为亲眼目睹这段完美爱情的破灭,更重要的是他丧失了一个男人的尊严,一夜间他成了全法国的笑柄,成了西方男人的耻辱。正应了宋的嘲讽:西方人为东方人牺牲丝毫没有动人之处,人们只会嘲笑他是个傻瓜.动人的永远不是故事本身,而是爱情,剥离于性别,情欲之外的纯洁的爱情,哪怕这爱情浪费在由一个男人创造的女人身上.

  这实在是部左右为难的影片,情节上得罪了西方观众,中国观众也不以为然.西方人无法忍受这种自己同胞被东方古老文明的欺骗与玩弄,他们自以为是现代文明的发源地,东方永远是落后的。而中国观众又觉得电影里到处充斥西方人大段大段对中国的曲解和谬误,宋的扮相也没有说服力(我想无论谁演都是费力不讨好,因为全世界都将知道他是男的),宋间谍身份被揭穿后在法庭上居然一五一十全部不打自招,我们所习惯的那种宁死不屈的革命党精神哪去了?这显然又是西方人的理解方式。因此《蝴蝶君》在美国和《霸王别姬》同时公映时,引来舆论如潮般的恶评,影评家直接明指《蝴》是《霸》的反面教材。

  其实《蝴》并不全如此不堪,它的编剧就很聪明的利用了歌剧《蝴蝶夫人》的角色转换,将被西方文化摧残,践踏的东方女子换成高仁尼,他才是真正的蝴蝶夫人,而宋梨玲则是歌剧里那个冷酷无情的西方男人,他的爱永远埋藏在理智里,埋藏在他所谓的事业里,他是袍子下面,一切背后的蝴蝶君. 因此《蝴蝶君》获得了东尼奖的最佳编剧.此外还应该感谢两位主演,要不是这两大影帝的出色演技,此片根本一文不值,更不可能被影迷们追捧为93年度最值得观看的影片.不管怎么说,两位主角的对手戏实在太好看了.我不是个禁欲主义者,也不是同性恋支持者,但很反感好端端的电影里突然跑出来两个光身子的男女在床上翻滚,每逢此刻都有种被深深侮辱的感觉。但看到宋梨玲与高仁尼的激情戏时,明知道那是两个男人,居然没有任何龌龊不洁之感,这就不得不归功他们的超凡演技.片中有好几段出位的情爱戏,尊龙和艾米瑞演起来得心应手不着痕迹:高捧起宋的脸,眼中流露出无限珍惜和温柔;宋抱着高那种欲说还羞又情难自禁的表情,简直无懈可击,十足的男女间的缠绵场景.艾米瑞在结尾部分那段《蝴蝶夫人》的演出堪称经典之作.

  突然想到有些电影是不适合在影院观看的,比如《英雄》,一个人看时其实并没那么搞笑.据说《蝴蝶君》在台湾上映时,每当宋梨玲出场就引起观众一阵哄笑,特别是他扎着头巾抱着个小孩说:看,这是你的儿子……你想,下面几百人都知道宋是男的,只有那个洋鬼子不知道,让这么多人看一个谎言如何一步步进行真是好吃力的事情.只有一对一时这故事才显得公平,戏也能继续演下去.

  《蝴》剧中最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方恐怕还是高与宋同居多年,并一直保持亲密关系,居然不知道他是地道的男子,剧中的解释当然不够说服力,人们纷纷指责编剧的荒诞和诡异.然而世事就是难料,这个看似不可能发生的故事竟然是在真人真事的基础上改编的,两位当事人也还在人世;相反《霸》的剧情比较写实却是由小说改编过来的.有时候,不禁要感叹,现实要远比戏精彩得多.

  程蝶衣是可悲的!他的可悲不在于一次次的被扭曲心理,而在于他的遇人不淑,因为从头至尾段没有对他的爱给予半点回应,哪怕是一个眼神.成名以后的段是轻浮的,甚至对菊仙的感情也是轻浮的,他根本是个不懂爱的浑人.蝶衣和菊仙其实一直是惺惺相惜的,他们爱的是同一个人,只有他们知道那种滋味是怎样的.所以菊仙的死蝶衣比段更伤心,他仿佛看见了另一个自己.也许《蝴蝶夫人》里的经典唱词用在他们身上更为适合:我的错,是简单和绝对的,我爱的男人不值得我去爱,他不值得我多看一眼,可是,我把我的爱给他,我全部的爱.这一点上两部电影何其相似.爱情国度向来如此,谁爱的多谁就容易受伤害,胜利永远属于被爱者.段小楼是有理由活下去的,因为他的懦弱卑躬;《蝴蝶君》中的宋梨玲也有理由活下去,毕竟曾有人那么爱过他,下半辈子他仍可以继续活在这个美梦里.

  相比之下宋就聪明得多,他了解西方实在要比高仁尼了解东方要多很多.他很清楚西方男人的想法,并蔑视着西方文明,对高的价值观不屑一顾.来自高度文明国度的高自视风流倜傥,却在她面前词不达意,不知所云.正是宋这种若即若离,欲擒故纵的态度使高对他神魂颠倒,心驰意摇,他就用这个小儿科的伎俩诱惑了高,高心知肚明这种魅力是帝国主义的,一向是,然而却身不由己.帝国主义是怎样的:进入别人的国土,征服他们的男人,占有他们的女人,留下他们的骨肉.因此高一直沾沾自喜,以为赢得了东方淑女青睐和高贵的心,他沉醉在温柔乡里无法自拔.其实他爱上的只是一个东方幻像,一个完美的谎言.外国人谈恋爱向来模糊不清,以点带面,所以这故事即使不是真事也是可信的.宋其实对高也不是没有爱情,在工作的同时他以一个女人的心态爱上了高,享受他的尊重,爱慕甚至崇拜,并陶醉其中.毕竟谁不愿意跟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呢,高给了他那个特殊时代不论是男人女人都无法得到的爱情,西方人那种狂热的感情.宋说的对:有时候,这种魅力是相互的.这句话不但俘获了洋鬼子的心,也使他自己深陷其中.

  张国荣无疑是《霸》剧中最出色的亮点,程蝶衣的美伦美奂是最让张迷们津津乐道的.他有一张天使般无辜的脸庞,线条非常柔和,眼神单纯无邪,和程蝶衣的柔弱痴魔十分相适.这个角色的成功与张的人气分不开,还有这也是个讨巧的角色,人人都知道程蝶衣是男子,一个带有娘娘腔气质的男子,但只因他的美丽,所有人都能原谅他的女人气.《霸》的制作人徐枫在回忆往事时说:张其实一直是他们的首选,只是他的经纪公司也是同样把合同弄得很烦琐,然后尊龙通过朋友说也想演,这才有了争角这一说.当时跟尊龙的片酬都谈好只差没签合约,但徐枫一见尊龙那张英俊的脸就开始后悔,因为太过硬朗.

  作家米兰•昆德拉说过:我们现在所做的,上天早已写就.1987年尊龙主演《末代皇帝》,童年溥仪得知奶妈离宫时曾失魂落魄说过一句话:她不是我的奶妈,Sheismybutterfly!六年后,尊龙鬼使神差接般接拍《蝴蝶君》,片中反复出现的恰恰正是这句对白.

  自来男扮女相无非是翘翘兰花指飞飞眼神,拿腔作调,辅以夸张的扭捏姿态,港台影视里我们见了太多这种怪物.然而看了《蝴蝶君》后,我不禁惊呼: 原来反串女人可以这样演呀!没有一丝一毫的矫揉造作,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娴静贞美的东方闺秀,她举止端庄,含蕴矜持,举手投足落落大方,不沾半点女娘气.有勇气用尊龙反串女角的导演真是慧眼识才,因为就尊龙之前出演的电影,无论是黑帮老大还是落魄的末代皇帝,全都是帅气逼人,酷劲十足.而且外形上他也不占优势,身材魁梧骨骼粗大,脸部线条又过于硬朗.当年弃演程碟衣固然因为苛刻的合约条件,但也由于制片方对他实在是信心不足.

  一位既不是张迷也不是龙迷的朋友说:你们不要一天到晚老讲张国荣这样那样,也去看看《蝴蝶君》里的尊龙,那演技才真是……啧啧……闭眼摇头无限回味中.我二十岁的表弟更有趣,他从没听过《蝴蝶君》的名头,更不知尊龙是何许人,不分青红皂白拿过去就看.最后那洋鬼子都蟠然醒悟了,他仍懵懵懂懂.字幕一打,他哗一声叫出来:原来他是男的啊!一个人发了好一阵呆,那几天他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的确,尊龙是我见过最具角色落差的演员,他那张如雕塑般立体的俊美脸孔,在不同的环境和角色里竟然能够自由的切换,毫无冲突.虽然他高鼻深目的脸庞更像西方女子,身材也不够窈窕,但那种感觉那股味道很正很东方,他有着极柔软的发根和温情如水的眼神.我们眼中的宋梨伶始终静如处子,婉转承欢,她 驯良柔顺,低眉敛目,一颦一笑间尽是女子的优雅,但私底下却一直将巨大的情感隐忍于胸:国家使命,个人情爱,既要忍受性别上的难言之处,又要把事业感情上的成就感深藏不露.于是一旦他恢复男装,脸上立刻呈现出男人的冷酷与残忍.最后他脱光衣服重又跪在高面前,十足的男儿身,而面部表情却依然如女儿般温柔妩媚,秋波盈盈.把握这种尺度对演技绝对是个大考验,除了他我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到.这时候我有点明白他为何没有出演程碟衣,他错过了再次让他大红大紫的机会,但宋梨玲一角更有发挥空间,他演的过瘾,影迷们看得更过瘾.演员的职责就是演戏,努力去完善自己的角色,至于得不得奖,卖不卖座则是另外一回事.如果让尊龙和艾瑞米的角色互换,我相信尊龙可以完全胜任高仁尼,但艾瑞米饰宋梨伶呢,完全不可想像是不是?在西方电影里,形似早已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那股气质那种味道,况且,生活中粗手大脚的女子也随处可见,不是吗?当尊龙以男儿身倨傲地站在爱人面前企图重新唤起他的怜爱时,让人不禁惊叹于他皮肤的紧致,无法想象那时他已过四十高龄.

  总觉得尊龙是属于戏剧舞台的,在纽约的百老汇舞台剧是一片净土,没有绯闻没有狗仔队,一批真正意义上的演员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演戏.他们的表演完全立体化,不管有没有镜头对着你.只有舞台剧才需要这样,这是不同于好莱坞的表演模式,很过瘾的戏剧人生.正如尊龙饰演过的角色,爱的人极爱,烦的人烦死.

返回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电话:
地址:ICP备案编号:  技术支持: 织梦猫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7*24小时为您在线服务